中国保靖网-红网保靖站 联系电话:0743-7722157 | 通联QQ群:150276107 | 投稿信箱:bjrednet@163.com  | 联系我们
   通知公告:保靖社会救助网络覆盖城乡
通知公告
网站动态
平安保靖
 你现在的位置:中国保靖网-红网保靖站 > 新闻中心 > 本地要闻 > 内容阅读
寻找红绸木的故乡
 来源:《团结报》 时间:2018-06-20 09:02:59 作者:文/图  范  诚 

树龄最大的红绸木绸

高大挺拔的红绸木

红绸木下的古老民居

  穿行蜿蜒的山路,翻越连绵的山坡,我慕名来到湘西保靖县普戎镇波溪村一个叫牙可松的老寨。

  只见高高的山坡上,数十株需多人合抱的古树拔地擎天,挺立在村寨的前前后后,像一个个威武雄壮的哨兵,守护着古老的山寨。它们枝繁叶茂,郁郁葱葱,那树叶像打蜡一样,带着珍珠般的露水,在冬阳下闪着亮光。

  这些树木有一个稀有的名字——红绸木。这是南方已经濒临绝迹的保护树种。这里发现的红绸木群,是目前全国数量最多、树龄最长的群落,这里也可以称为“红绸木的故乡”。

  说起红绸木,我想起孩提时的一个梦想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在我约10岁时,大我7岁的哥哥,中学毕业后,因为没有出路,父母为他找了一个老木匠拜师学艺。

  父母的如意算盘是,等哥哥学艺出师,又可以带我学艺。这样,我家两兄弟就可以成为乡下人人羡慕的木匠。在当时那种唯成分论的年代,这也许是我们最好的出路了。

  哥哥拜师的仪式就在我们家里。老师父姓艾,是邵阳县人,常年奔走江湖,有一手不错的木工手艺,在我们附近很有点名气。

  只见他们在我家神龛下摆了祭品,台案上放了锯子、斧头、墨斗、曲尺等木匠工具。老师傅焚香化纸,口中念念有词。哥哥跪在地上,听从师傅的指示,虔诚地磕头作揖。

  这是敬奉木匠的祖师爷——鲁班的一种仪式。但凡学木匠的,以前都要经过这一仪式。

  仪式办完后,老师傅留在我家里做了一个多月工夫,说是让哥哥先练手。我放学回家后,也操起工具跟着敲敲打打起来。师父见我尚算伶俐,便开玩笑说,你不用读书了,跟我当小木匠算了。我那时尚小,有点少不更事,回答说:“等我把书读完,再学木匠吧。”

  话是这么说,但我对学木匠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尤其爱上了老师傅的那套木匠工具。常常拿在手中欣赏、把玩,简直爱不释手。

  那些工具都是用一种红色的木材做成的,被老师傅常年操作,摩擦得油光发亮,里面映出漂亮的花纹。特别是那木刨的底面,有时师傅涂点茶油,真是油光可鉴,能照亮人影。

  我问师傅,这是什么木材做的?老师傅说,这是红绸木做的,是制作木匠工具最好的材料。

  我问这木材哪里有?师傅叹口气说,现在很少了,要到深山老林里才能找到。

  因为投机,师傅用红绸木的边角废料,为我精心制作了一把一尺长的小尺子,用于画图什么的。

  从此,这尺子与我朝夕相伴。从此,我永远记住了红绸木。我的愿望是,长大后,一定要找到这种红绸木。

  人生多变,我高中毕业时,恢复了高考招生,于是我有了上大学的机会。虽然没有当上木匠,但对木匠一直情有独钟,对红绸木一往情深。

  两年后,父亲到大队板车队去拉板车了。

  当时我们乡里正在修建一座水电站,地址选在一座大山里。因为资江的阻隔,没有桥梁,汽车不能过河,所有的砂石水泥钢筋全靠板车拉。大队因此成立了板车队,父亲和村里一群受压制的人成为板车夫。

  父亲去板车队时,好点的板车都被人挑选走了,只剩下一辆勉强能用的车。车身严重变形,摇摇晃晃,拉起来十分吃力。虽然父亲境遇不好,但他对劳动工具还是很讲究的。他说,磨刀不误砍柴工,他决定加工一辆新车。

  加工新车,必须要有一对好的车辕。就是板车两边的平行木方,前半截作车的把手,后半截作为车架的支柱。这需要上好的杂木才行。

  一个周末,父亲磨好斧头,带着我到后山高山园去。

  高山园是故乡后山中的一个村寨,四围高山,中间盆地,散落几十户人家,形似一个“园”而得名。

  从我家屋后沿着一条蜿蜒的山路攀登,行走两三公里,就到了高山园。

  父亲找到远房亲戚,该生产队的队长,说明情况。亲戚说,以前满山都是合抱的大树,好些是红绸木,可惜大炼钢铁时砍伐烧掉了。现在只有一些白绸木了,你们到后山去选,砍下来估个价就行。

  于是我跟着父亲爬上后山。

  山里密密麻麻,全部生长着各种杂木。大的需合抱,小的也有碗口粗,树干挺拔,树叶青翠,爬满藤蔓,有点像原始森林一样。

  父亲挑选两根枝干笔直的白绸木,就用斧头去砍。一砍,竟然很难砍动。原来这树特别坚硬,每一斧下去,只砍动一点点木屑,声音十分沉闷。

  父亲好不容易砍下一株,跑到山下去磨了斧头,再砍第二株。然后砍掉枝桠,放在山中让它们自然风干。

  几个月后,父亲终于加工成一辆新板车。这车辕是白绸木的,刨光后,十分光滑细腻,有漂亮的花纹。师傅说,要是红绸木,就更难得了。

  从那里,我知道绸木有红绸木和白绸木之分,它们是同一科的树种,因为颜色不一样,价值也不一样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我大学毕业,来到湘西一家报社工作。

  报社有一个杨师傅,湘西永顺人,是负责报社物资采购的工作人员。为人谦虚,态度和蔼,善于与人交往。

  有一段时间,印报纸张十分紧俏。除了国家计划,还得有过硬关系才行。但只要杨师傅一出面,都能把纸张一车车运回来。

  有一次聊天,我问杨师傅,你是怎么能把纸张搞到手的?

  杨师傅说,没有别的,主要是交情。

  原来,分管纸张供应的那个领导,其岳父是一个老木匠。这老木匠不仅手艺好,对工具要求也相当高。他要加工新的木刨,到处找红绸木而不得。有次见到杨师傅,得知他是湘西的,就嘱咐他去帮忙找。

  杨师傅一回来,放信给永顺老家的朋友,发动他们去寻找。

  没想到,居然找到好大一根。

  永顺乡下曾经有个老榨油坊,里面那个原始的油榨就是红绸木制作的,有两人合抱那么大。油榨上面积满了厚厚一层油腻,已经看不到木材的本色,只有里面的油槽透出暗红的色彩。据油坊的主人说,这油榨是红绸木的,已经用过好几代人了。后来有了机械榨油,老油坊不用了,那油榨也就退役了。因为红绸木太硬,送给老百姓当柴烧,老百姓都嫌劈不动,所以就一直摆放在那里。

  杨师傅听说后,赶到那里,与主人商量好,以很低的价格,买下一块,并专门请两个锯匠锯了一天,才锯开来。

  因为那油榨常年榨油,油慢慢渗进木材里面,洗干净后,那红绸木里面血红血红,非常漂亮。

  当杨师傅扛着那一块红绸木送给那位领导后,领导立马送给老岳父。老岳父高兴得不行,非要请杨师傅喝酒不可。

  盛情难却,杨师傅欣然赴会。

  酒席间,老木匠说起这红绸木,好像天上掉下宝贝一样,兴奋异常,直夸湘西物华天宝,还有这等红绸木遗落,真是人间奇迹!

  在湘西,绸木又称青冈,分红青冈与白青冈。

  红绸木其实是一种小叶青冈,为常绿乔木,高20—30米。

  据有关植物资料记载,红椆主要包括壳斗科的杏叶柯、平脉青冈和赤皮青冈。主要产地为湖南、湖北、广西、广东、江西、海南等地。生于海拔200—2500米的山谷、阴坡杂木林中。

  这种树木对环境气候要求极高,很难生长。长势缓慢,生长期长,往往要上百年才能成材。因此,木质坚硬,不易开裂。颜色鲜红,极为美观。同时,这种木材极耐腐蚀,不受虫蛀,百年不朽。富弹性,能受压,为枕木、车轴良好材料。可供造船、高级建筑、精美家具、军事工业、美术工艺等,属于一种上等的特种用材。

  在湖南,红绸木除了做油榨、木匠工具,也是建房子和做家具的最好材料。

  在沿海,红绸木是造船的上等材料。旧时那些木船的骨架,大多为红绸木构造。现在一些被人收藏的“船木”,很多就是红绸木的。这些木材本身就是从船舶上拆卸下来的。它们都是一些退役的老船,或者是沉船的船身,有些已经在水底沉睡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,再经打捞上来,将其拆除解体。虽然历经数百年沧桑,这些船木依然红光发亮。

  在全国,红椆木也为名贵硬木。人民大会堂的8根大柱的外表,就是用红椆木、白桦木、黄梨木、乌木、青皮木5种名贵木材镶拼而成。

  湘西发现成片红绸木,我是在2017年一次回湘西采风途中听说的。

  一位朋友曾在保靖县普戎镇督查工作时,看到过这一片红绸木,听闻此言,我感到十分震惊。经林业部门专家鉴定,最大的一株,树龄近5000年。这也许是全国甚至全球发现的最古老的红绸木。

  这就促成了我后来的普戎之行。

  普戎位于湘西保靖、永顺、龙山三县交界处,这里地处武陵山脉腹地,周边群峰高耸,沟壑纵横,交通十分不便,以前一直被称为湘西北的“西伯利亚”,是湘西州扶贫的重点片区。

  正因为交通不便,使这里的自然生态保护良好,很少受到人为破坏。

  这里居住的都是湘西土家族居民。地名基本是土家语音译过来的。普戎镇的“普戎”,土家语的意思是“凤鸣”;波溪村的“波溪”,土家语意为“凤巢”;小地名“牙可松”,土家语意是“奇石丛生”的地方。

  牙可松位于一座高山的山脊上,海拔近1000米。走进村寨,一株株高大挺拔的红绸木排列在村寨的四周,一幢幢土家吊脚楼被古树掩映着。屋前屋后鸡鸭成群,一只只狗儿在太阳下眯缝着眼睛,老百姓在古老的村寨过上安逸的生活。因此,这里又有土家人的“香格里拉”之称。

  最吸引人的还是这里的红绸木。

  这里拥有胸径8.5米、直径2.75米的红绸木1株,需要8人合抱,树龄4800年;拥有直径1.5米以上的红绸木33株,树龄都有1000年以上;共有红绸木11000多株,总面积达两平方公里。堪称世界上面积最大、单株直径最长、株数最多的红绸树林。

  这一奇迹的发现,表明世界濒临绝迹的红绸木在湘西这块古老的土地上,不仅蔚然成林,而且长势良好,生机勃勃。这既有该地域自然生态的优势,也有当地老百姓悉心呵护的功劳。

  据当地土家人传说,牙可松是土家先祖八部大王成长的摇篮。八部大王出生时,受神的旨意,被父母留在牙可松。自幼,金龙给他喂奶,凤凰为他遮风挡雨。“龙哺乳、凤羽衣”,滋养着这位土家先祖,使他成为顶天立地的汉子。

  八部大王老去后,化为红绸木,静静站在听得见凤鸣的圣土,庇佑着他的子孙。土家人称此树为“拔普涅壳赖卡木”(译为祖先之树),历千万年而不朽。

  在湘西,历来就有敬古树为神的传统。一个地方,如果有上百年甚至数百年的古树,当地老百姓就把古树视为神树。逢年过节,要到古树下祭祀,焚香花纸。每年要给古树披红挂彩。村里每逢重大节日活动,还要到古树下载歌载舞,极尽狂欢。

  正因为古树披上神秘色彩,所以人们从小就敬仰古树,保护古树。老百姓常用古树教育孩子,谁家孩子对着古树撒尿,摔一跤,掉了几颗门牙;谁砍了古树一根枝桠,后来大病一场;谁不信狠,大炼钢铁时带头砍伐古树,后来摔死在山里……

  牙可松的红绸木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保护下来的。

  这里是红绸木的故乡,一代又一代土家人,与红绸木相亲相伴,共同生存。

  数千年历史长河中,不论是山洪暴发,野火焚烧等自然灾害,还是大炼钢铁,乱砍滥伐等人为破坏,牙可松的红绸木历尽艰险,劫后重生。

  在牙可松,我还看到,古寨里有个老人,利用红绸木结下的果实,培育出十几亩红绸木幼苗。这些幼苗,枝繁叶茂,长势良好。老人说,他要把红绸木栽满附近山头,让红绸木及其神奇传说传到更远更远的地方……

[编辑:彭振]
部门导航 通讯员社区 外出务工人员专栏 本站顾问   更多 >>
   


关于门站 | 常见问题 | 访问统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隐私声明 | 网站评价 | 网站地图 | 网站群管理 | 旧版网站

主办:中共保靖县委、保靖县人民政府 承办:保靖县委宣传部 湘B1.B2-20070067-54

最佳使用效果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.0版本或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