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保靖网-红网保靖站 联系电话:0743-7722157 | 通联QQ群:150276107 | 投稿信箱:bjrednet@163.com  | 联系我们
   通知公告:保靖社会救助网络覆盖城乡
通知公告
网站动态
平安保靖
 你现在的位置:中国保靖网-红网保靖站 > 文学艺术 > 文学之友 > 内容阅读
太平军路经保靖
 来源:团结报 时间:2018-01-17 14:20:37 作者:彭图湘  搜集整理 

  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挥师入川前,曾亲率大军从花垣县进保靖县西南境,越县境西,北渡酉水,入龙山。在保靖县布下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火种,留下了除暴惩腐的战斗足迹。

  据保靖县志载,清朝咸丰十一年(1861年)十二月,石达开亲率“大股”人马,“由乾州岗河绕过卫城”,“攻扑永绥城数次,施窜入保邑境内茅沟寨、野猪坪一带”。茅沟寨即今保靖县毛沟公社毛沟大队,位于县西南边陲,距县城八十里,与永绥县(今花垣县)一河之隔。太平军浩浩荡荡进抵毛沟寨,当地守兵黄起凤竟敢带队抵御,殊料不堪一击,兵勇21名刀下毙命,黄亦遭生擒。又有陈怀远等清军9人“因在毛沟寨齐团”,突遇太平军,胆敢以卵击石,结果“力穷死于阵,诸人皆亡”。

  太平军轻取毛沟寨,径走卧当(今毛沟公社卧党大队)、卡棚(今保靖县卡棚水库淹没区),登野猪坪(现保靖县卡棚公社野竹大队)。沿途,对那些敢于抵抗的清朝官兵和地方豪绅,太平军必刀饮雠血,决不礼让。“在山羊洞坡上”(原卡棚大队附近),前队与清军先锋秦世仲、宿世科等24人遭遇,4名先锋遇害。太平军大队随即拥上,斩尽了自不量力的秦、宿之辈。豪劣“田茂清与杨定辉、田兴莫、秦玉明、杨成科在马鬃岭”敢与太平军较量,俱被诛。

  太平军兵至野猪坪,此处地势高寒,时风洌霜白,大军未待,急走蕨坳。“蕨坳在县西南一百一十里,路险仄,又极峻绝,上隣川河界,为九都、十都横通里耶司要路”。太平军抵蕨坳后,即取道枫香树(属卡棚公社),下川河界。翼王观其地势,恐行军中受制,命令大军舍壑谷间栈道,骑岭盘山,逶迤而下,至黄连树(今保靖县黄连公社黄连大队)。

  太平军在黄连树怒斩“以仗击贼而骂之”的老土豪余连宗、喻学刚,杀死了“不从”义军的富户蒋善球、谢春福,人不解甲,马不卸鞍,迅抵酉水河边墟场里耶(今保靖县黄连公社清坪大队)。“里耶场,县西北百二十里……对岸属龙山”。清朝政府在此设有以镇压人民反抗为专责的巡检司。当时里耶的巡检,是贵州镇宁人秦煕邺,号鲁齐。他“家居金匮,以高材生屡试不售供事”,清咸丰甲寅秋(1854年)来湖南,“咸丰已未冬任里耶巡检”(1859年)。这个“九品小官”,是清廷的忠实走狗,他在里耶一带镇压人民,“不尚烦苛”,深得清政府的赞赏。秦煕邺正自鸣得意时,太平军从蕨坳“猝至”里耶。他垂死挣扎,“急执刀矛卫”,被太平军活捉。

  清咸丰十一年12月初六(1862年元月5日),太平军大队“冲过里耶”,入龙山县境。部分太平军沿酉水河而下,行离清水坪25里,至水田坝(今保靖县比耳公社水坝大队),复折回尾随大队渡酉水,进龙山里耶境。水坝豪绅黄长柏曾尾追这支太平军,图谋不轨,反被太平军砍了脑壳。传说,石达开的母亲随营病故,葬于龙山县里耶压龙山。

  太平军路经保靖县虽仅数日,却在政治、经济上狠狠打击了封建地主阶级。当时,保靖县知县张修府怕得要命,唯修书告急,不敢妄动。太平军所到地方,至今犹有“长毛反政”的种种传闻。

  巧走“转包路”

  保靖县境内,有条乡间大路叫“转包路”,腾岭盘山,五六里长。相传,这条路是太平军一天工夫用脚板踩出来的!

  清朝咸丰十一年腊月间,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入川前,经过保靖县界边的卧党,爬上了野猪坪。野猪坪在川河界山上,雾气沉沉,隐隐约约,石达开下令急速下山。大军来到枫香树山垭口,前队已开始下山了。石达开突然勒住马头,又一声令下:“叫他们转来!”大家搞痴天了,看着主帅,不晓得出了什么岔子。

  石达开正站在山垭口默神。大家也伸头探望。见下面山势起伏,山槽槽里有条隐隐约约的小路,一直伸到黑耸耸的沟沟底下。山下寨子里,一不见清兵扎布营阵,二不闻清兵人喊马叫。怎么不下山呢?将士们像米汤煮芋头——糊涂了。

  石达开望了一阵,传令下山,只许腾岭盘山,不准脚踩现路。前队开路走,大队脚后跟。一天工夫,荒茅岭上踩出了一条大路。

  为什么石达开现成路不走,偏要闯刺梇、踩荒草呢?原来,石达开见那下山路尽在山沟沟里钻,在山槽槽里绕,担心清兵设有埋伏,才另找下山路的。

  从此,来往的人就都走这条路,如今也一样。因为这条路是在山包包上转来转去的,所以叫“转包路”。

  怒杀秦巡检

  保靖县清水坪溪口边有座岩拱桥。传说,清咸丰十一年腊月间,太平军在这桥头杀了个清朝官府的九品巡检。

  那被杀的巡检叫秦煕邺,贵州人,刮骨刮脸的,一对鹞子眼睛。秦巡检仗自己是这地方的大角色,又有当地豪富余南山一帮人巴结,很是得意。他平素就心狠手毒,在清水坪更是坏事做尽做绝,常在那岩拱桥头树上吊人、打人,搞的人家妻离子散,几多人背后剁起砧板咒他。

  秦巡检到清水坪上任第二年的九月,听说太平军攻占了湖北来凤,忙脚舞手招募壮丁,训练乡勇,把守路口。

  这天,余南山跑来,告青峰寨佃户刘兴广聚众闹事,抗租不交。秦巡检一听,大骂“刁民”,带起兵狗子捉来刘兴广,吊在岩拱桥头树上,凶神恶煞地问:“你怎敢抗租不交,聚众闹事?”

  刘兴广是条好汉,当众揭余南山的臭说:“他那风车扇得动秤砣,他那一斗装得进十二升!”

  “乱讲!”秦巡检哪听这些话,直喊“打!”刘兴广劈头劈脑挨了一餐毒打,还要被吊着示众三天。当天夜头,不晓得刘兴广如何舞断了索子,跑了。秦巡检抄了他的家,见刘妻有几分姿色,就抓到自己屋里动脚动手。哪晓得刘妻不从,倒恼恼火火扇了他一耳巴子!秦巡检恼羞成怒,一刀把刘妻杀了。

  不知不觉三个月过去了。

  这天,秦巡检正洋洋得意跟余南山几个围桌吃酒,猛听外头一片精喊鬼叫:“长毛来了!”这一喊,硬比炸雷打到脑壳顶顶上还厉害。稍许,胆大的挤破门框往外跑,抱起脑壳钻桌子脚。秦巡检是武棒棒,也吓筛糠了。他连喊来人,没得一个拢边,却见几个“长毛”冲进大门。他忙缩进后屋,抓了套便衣,手抖脚颤地笼在身上,推开后窗,爬了出去。

  “老爷,‘长毛’来了,你还没跑啊?”有个人拦住他故意大声大气打招呼。秦巡检“咚”地一惊,认出是那个常在巡检司门口讨饭的哈宝,一掌拨开,弓起腰杆要窜过那岩拱桥。说时迟,那时快,一个“长毛”飞身上前,一把揪住了他的后领。秦巡检扭头一看,是刘兴广!他双脚像抽了骨头,瘫了。此人正是三月前逃走后投奔太平军的刘兴广。刘兴广扬手一刀,将秦巡检砍翻在桥头那根吊人树下。

[编辑:彭伟]
部门导航 通讯员社区 外出务工人员专栏 本站顾问   更多 >>
   


关于门站 | 常见问题 | 访问统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隐私声明 | 网站评价 | 网站地图 | 网站群管理 | 旧版网站

主办:中共保靖县委、保靖县人民政府 承办:保靖县委宣传部 湘B1.B2-20070067-54

最佳使用效果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.0版本或以上